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没有硝烟 (山东 王赫阳)

山东 王赫阳 发布日期:2020-03-12  点击量: 2341

战疫,没有硝烟 

王赫阳(山东省潍坊文华学校初二 

 

从第一个目标确诊开始,我们的世界暴露了。人类不了解我们。我们却了解人类体内最脆弱的地方。他们叫我们“新型冠状病毒”。扩张是文明发展的必要条件,2003年的“非典”是古代的SARS病毒发起的一次规模宏大的战役,目标是夺取中国的资源。SARS病毒用惊人的毅力和顽强的斗志与人类进行殊死搏斗,但最终以人类的胜利告终,我们的族群则元气大伤。埃博拉病毒、登革病毒等病毒族群也曾经取得过可观的成果,却也没能实现一统地球的计划。人类的医疗水平不断发展,始终抑制着我们病毒的野心。

但现在,机会来了。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野味市场的生意越来越好,人类越来喜欢挑战自己的味蕾,将野生动物填进肚子里,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食欲。2003年的非典是SARS病毒通过潜伏在果子狸身上进入人类体内的,没想到人类好了伤疤忘了疼,在2019年,仅仅十几年后,就给了我们一个绝佳的机会。

族群开始计划发起总攻,我应征入伍,寄生是我们的生存手段,每个病毒天生就是绝佳的杀手。

2019年12月份,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临近人类的春节,人群越来越密集,对我们的进攻越来越有利,我们开始在人类的体内繁殖,发热的症状开始增多,人类本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流感,而我们知道,这是族群为了文明的昌盛倾尽全力的拼搏。

人类的反应速度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短短几天便有人发现了这次病毒袭击的来势汹汹,但政府的无能与软弱让人类失去了控制病情的希望,我们的情报部门发现,尽管人传人的迹象十分明显,但湖北省和武汉市的政府迟迟不肯下达封城的措施,消息在人类之间散播了出去,几十万人逃离了武汉这瘟疫之城,而这正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我终于真正见到了历史中记载的那穿着白色大褂的人类,我们的族群发起的战争中,大部分的士兵都死在了他们手中但这次,我看见了他们软弱的一面,思念亲人留下的眼泪,面对病人的痛苦却无能为力的黯然,得知自己的病人死亡时流露出的绝望。我的任务是感染医护人员,但现在,我犹豫了。

“李医生,我的病能治好吗?我还有救吗,我儿子才上二年级,学校还布置了需要我参与的亲子作业,我父亲上星期走路摔断了腿,我妻子的公司昨天……” “不要急,相信你自己,相信我们,我们会尽全力帮助你,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才能有力气对抗疾病。” “医生,谢谢您!我,我…” “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吧。” 医生转身出了门,我听见他在门外拨通了电话。

“为什么还不对外承认人传人的事实?我已经有三名患者是通过与感染者接触患病的了!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李大夫,你不要急,我们正在调查这一现象,如果还未证实就传播出去这个消息,会引起人群恐慌的。”“那也比出现更多被感染者强!”“你在干什么?发什么呆?刚才是最好的进攻时机,你为什么不行动?”耳机里传来一阵呵斥声,我小心翼翼的回复道:“长官,他们也挺不容易的,我们这次兵力充足,能不能放过这些医护人员?”“军令如山!你在这种关头竟然可怜敌人?你知道你放过一个医生,会有多少病毒死于非命吗?”

耳机那边缓了缓,又劝到:“我知道你的想法,这种想法在军队中不算少数,但是,我们不是为了消遣而发动了这场战争,我们是为了生存,地球上的资源有限,而人类一定会利用各种资源发展技术,等到人类灭亡我们的族群时,他们不会手软。听见刚才那名大夫的话了吗,人类中不乏这样善于发现,敢于指出事实的人。我们不能允许这样的人最大化发挥自己的价值,否则他们会迅速反击。记住,你是为了病毒的未来而奋战!”

那名医生又走进了病房,我的寄生体一阵咳嗽,我随着飞沫进入了那名医生的眼睛。我没有犹豫,没有一丝后悔,我的身后,是族群的希冀 2天后,那名医生的核酸检测结果显示为阳性。

我的一生尽管只有十几天,但我活的很充实,我忠于职守,为族群奋斗,而不是像人类中某些高官或奸商,只为不能带进棺材的地位、财富而勾心斗角,支持着我的,是崇高的理性和乐于奉献的心。

“或许我和人类医生也有相同之处。”我这么想着,结束了生命活动。

新冠病毒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第一梯队已经全部完成任务后死亡了,我们需要马上部署第二梯队,第三梯队,填补空缺,而不是在这里搞辩论!”

指挥中心的会议上弥漫着一股火药味,七号部门主张提高军队的传染性,而四号部门则强烈要求提高军队的致死率。提高传染性能使更多的人被感染,而致死率的升高会造成人群恐慌,可能会由此导致政府威信下降,防控措施更难进行。两方为此争执不下,军队部署会议难以进行。

最高指挥官的怒火,让会场顿时安静下来。

“这次会议,我们不是来讨论技术,而是来讨论战术的。”

在场的病毒都有些意外,一时间没人说话。 最高指挥官清了清嗓子,趁无人插嘴,赶紧说道:“以往的病毒战役,范围小,感染数量尽管不少,但覆盖地区太小,我们这次的战争的总目标毕竟是整个地球,我们要把视野打开。这次会议我们主要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以最小的牺牲,将军队部署的全球各地。现在忽略技术,开始研讨战术。”

会议室里瞬间人声鼎沸,有拍桌子的,有踢凳子的,还有撕文件的,毕竟让微生物以全球视野来看问题是有些困难。驻辽宁军队的指挥官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们的军队与日本、韩国仅隔一海,现在可以通过客船、货船上的人员进行传播,但由于现在对发热症状排查严密,港口也开始逐渐封闭,可能运送的军队没有后援,成功率极小。”“我们部门可以马上研发新的传播技术!”七号部门嗅到了立功的机会,赶紧向最高指挥官示意。而四号部门则全部低着头沉默不语。

“指挥官,我认为驻辽宁军队指挥是提前与第四部门交易过,否则不可能……” “够了!以后谁敢再散播这种动摇军心的言论,就地免职!” 指挥官扫视了一遍参加会议的所有部门,意味深长的说道:“谣言,和我们生存的方式相同,但比我们的杀伤力更强大。” 会议决定,马上开始研发气溶胶传播技术,迅速在第二梯队中配置粪口传播技术,力求加大感染力度。

“医护人员呢?马上进来调低环境温度,你想让我们这些病毒也只活十几天就被热死吗,指挥部门死完了可没法再部署。”“都活了十几年了,还不死,我们普通病毒只能活十几天,运气好的顶多活一个月,凭什么嘛。”进来调节室温的医护人员不满的小声嘀咕着。

总指挥没有听见这句抱怨,他缓缓起身,从落地窗前俯视着蓄势待发的第二梯队,低声说道:“父亲,我们的时代要来了

一个星期后。

“总指挥,计划成功了,我们成功向世界各国运送了军队,目前各大国都有我们的军队驻点,但也使世界卫生组织介入了这次战役,我们的敌人的阵营更强大了。”“气溶胶技术研究好了吗?”“总指挥,我们发现曾经的非典战役中已经使用过了这项技术,只不过还不够完善,我们加以改进后开发出了‘气溶胶传播技术2.0’,已经可以投入使用了。”“马上部署到第三、四梯队,我们不能在这种关头被人类钻了空子。情报部门显示人类的实验室已经开始开发灭毒的特效药了,我们一定要先发制人,才有可能不被人类的科学水平压制。”“是!”

 

中国 某省 某市

省长恼火呵斥着市长:“你干什么吃的?第一次发现感染症状了怎么不早说,想瞒天过海?现在好了,要是我保不住省长的位子,你再也别想在市长的位置上待了!”“是是是,省长您说的对,我有罪,我检讨,我不也是怕吗,万一我先把消息下发了,引起恐慌后医院那边再检测出来是普通流感,那我不就有犯错了吗?谁知道武汉那病毒传的这么快呢?省长咱们都不容易啊,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这能由我说了算吗?过几天中央来人调查或者有记者来采访的时候,把嘴闭严实了,别把什么不该说的捅出去,我今天来找你的事更不要说,给我放机灵点,听见了吗?”“好的好的,省长我保证一个字也不多说,您放心吧。” “那就行,我走了,别送我,让人看见就麻烦了。”“省长您慢走!哎,等一下省长,先别走!”

省长在门口站住,市长赶紧跑上前去,把一个薄片状的,冰凉的物体塞进了省长的手里“我的一点小心意,就是意思意思,密码是您的生日。”

省长微微一笑,“你还挺会做人吗这不是,以后办事儿给我想清楚了。我走了。”说完省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电梯。

市长摘下了自己戴着的三层口罩,瘫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擦着额头冒出的汗。

 

瑞士 日内瓦 世界卫生组织

世卫组织总干事:“在座的各位代表对于本次的‘Covid-19’有什么要说的吗,不要保留。”

中国代表:“中国对于这种病毒的研究仍有限,但我们已经可以确定这种病毒通过飞沫传播,感染性极强,但死亡率并不高,对比非典病毒,这种病毒明显更倾向于感染更多人群,而致死的目的却是第二位的。最近对这种病毒的最新研究发现有疑似通过粪口传播和气溶胶传播的可能,但仍未证实,一旦证实它能够进行气溶胶传播,这种病毒的危险性会大大提高。”

刚果代表:“之前在刚果爆发的埃博拉病毒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被感染的可能性极大,但当时刚果的防控措施不强,现在中国实行的防控措施可能会比当年好一点。”

美国代表:“我们已经在积极开发疫苗了,但目前几乎没有进展。”

刚果代表:“我们当时对于埃博拉病毒的治疗也几乎只是对症治疗,不间断得检测患者身体状况,确保患者体内各项生理平衡,尽管治疗时间长,花费大,但也保住了许多人的生命。”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那么,目前各大国要加快对药物的研究进程,中国要继续保持甚至加大隔离病毒的力度,世界各国要无私的为中国提供口罩、防护服等物资,现在病毒席卷全球,我希望各国能暂时放下经济或政治上的纠纷,以全人类的安全为重就,全力支持武汉,支持中国。”

 

中国 湖北省 武汉市 3月份

“你看电视了吗?新闻上说钟南山先生带领的科学小组研制出特效药了,已经在火神山和雷神山投入使用了,临床效果很好! “真的吗?我们不用在家憋着了?哈哈哈太好了,疫情结束出去看电影吗?” “必须去啊!我请你吃火锅!” “好好好,先挂电话吧,我去给我妈报喜,她那边没有网络,肯定不知道这消息。” 瑞士 日内瓦 世界卫生组织

“亲爱的同胞们,我正式宣布:中国已经率先研制出了杀死病毒的特效药,并正在全力开发疫苗,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我们这几个月来的努力没有白费!”

 

新冠病毒联合作战指挥中心 死寂。

有皱着眉头的,有抹眼泪的,甚至还有写遗嘱的,总指挥默默的站了起来,又从落地窗前望了下去,那是尚未出动的第七梯队,他们还不知道特效药已经被研制出来了,现在让他们发起攻击是白白送死,而告诉他们战败的事实一定会毁了他们。

“好了,不要在这里消沉了,人类用了几百年,也没能将病毒全灭,我们不能失去希望,所有人,去军需库,领一套气溶胶感染装置。我们一起,和第七梯队,发起总攻!”

所有病毒默默的站了起来,二十分钟后,总指挥站在了这支数量庞大的军队前。他的眼眶湿润了,非典战役的最后一场冲锋,是他的爷爷带领发起的,夕阳快要完全落下了,蝙蝠马上会离开幽暗的坏境去觅食,这些蝙蝠将载着新冠病毒中最后的战士,向人类发起最后的进攻。

“同胞们,病毒必胜!目标是夺取地球!”

2020年3月底,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本次疫情结束了,人类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最终取得了胜利。

“李医生,谢谢您,是您让我撑到了特效药的到来,儿子,叫叔叔,这个叔叔是你爸爸的救命恩人!”“叔叔好!”“真乖!这多亏了你自己,没有失去信心,我也差点丢了命,多亏钟先生研制出了特效药,我们才能得救。”

 

不知名病毒联合作战指挥中心 2030年

“第一梯队已部署!”“第二梯队已部署!”“全部投入战场!”

我们卷土重来


<em id='bLS'><legend></legend></em>
      <xmp id='Pg'><blockquote></blockquote></xmp><person id='vjjjmdn'><fieldset></fieldset></person>
        <del></del>
            <caption id='EbSPKPBs'><u></u></caption><dfn id='CyiuYbfO'><thead></thead></dfn><u id='iYIM'><caption></caption></u>
              <fieldset id='QfwCiD'><acronym></acronym></fieldset><span id='rBKLMy'><ol></ol></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