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社团巡礼 >
  3. 高中文学社团

社团巡礼:四川省开江中学新星文学社

发布日期:2021-12-16  点击量: 282

9f26ce3d3b5d7bfa234fa1b4c482883.jpg


校长寄语:

新星文学社是四川省开江中学培育文学新星的重要平台。她可以助您在浩瀚的星空里,仼文字激扬、让思想纵横,以秋毫之末登泰山之高!她可以成就您拥有“下笔如有神”的从容,创造“笔落惊风雨”的神奇,登上“妙手偶得之”的境界!真诚希望新星文学久久为功,成为开江中学文学爱好者追逐文学梦想的启明之星!

——四川省开江中学校长  符纯兵


文学社参加四川省作协“我们爱文学——文学名家大讲堂”活动.png


社团介绍:

四川省开江中学新星文学社成立于1985年,创社以来,以社刊《新星》为平台开展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文学创作实践活动。目前为止,文学社一共出版《新星》报236期,《闪亮的新星》《捧出新星》《星光灿烂》《梦湖诗歌选》《新语星愿》五本刊物,第六本刊物《星空下的我们》正在积极筹备出版中。数百篇师生习作被国家、省、市刊物转载。孕育培养了田雁宁、张建华、龙克、孙和平、孙黎龙等知名作家和众多文学爱好者,海梦、傅恒、陈官煊、孙和平、龙克等著名作家曾先后关注、勉励或指导新星文学社工作。

文学社先后荣获了“巴金文学院青少年文学创作培训基地”“《美文》杂志核心文学社”“全国校园文学社五十佳单位”“全国优秀校内报刊最佳社团报一等奖”“全国优秀文学社团”“全国示范校园文学社”“中国·西部诗歌城(达州)创作基地”“中华诗教基地”等殊荣。

2020年,文学社重新制定了《新星文学社章程》、设计了新的文学社徽章。文学社工作开始越来越规范化,活动也越来越丰富化。

2020年9月,文学社积极参加“第二十一届世界华人征文比赛”,共有九名学生获奖,其中一等奖一名、二等奖一名、三等奖七名;九名指导教师获得“优秀指导教师”称号。

2020年10月,文学社举办了“我们都在星空下”主题讲座。邀请到了何世进、田雁宁、彭启羽、孙和平、孙黎龙、姜峰、姜明、龙克等一大批知名人士参会,共谈“星空下的我们”。

近一年时间,文学社举办了多场“文学进校园”的讲座。开江县作家协会主席林佐成、副主席陈自川、刘春凤分别带来《我与邵明的故事》、《散文写作点滴谈》《散文写作中的君子文化》等讲座。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北京文学奖、李杜诗歌奖得主、杜甫诗传《秋风破》作者彭志强做了《如何从杜甫诗歌汲取创作灵源》的讲座。

如今,开江中学“新星”文学社已是开江、达州、四川乃至全国校园文学(社团)领域内一张亮丽的名片。


0b7044a0c1305885f8538c5be7b8a6d.jpg

 

指导教师:

 曾瑜,现为开江县作家协会会员,开江县诗词协会会员,本校新星文学社社长。在各级报刊上发表诗文十余篇,从事高中语文教学工作16年,积累了较为丰富的指导学生文学创作的经验。善于挖掘文学新苗,培养学生写作的热情和信心,鼓励他们大胆创作,提升他们的语文写作水平!

 

教师经验:

自从担任新星文学社社长这一职务,我利用一切机会,扩大了文学社的规模,规范了文学社工作,丰富了文学社活动,让开江中学新星文学社的发展越来越蓬勃向上。

一、明确文学社定位。在学校各级领导的重视和关注下,新星文学社被正式划分到学校行政办,接受校行政办的领导,党委副书记直接指导文学社的所有工作。在此之后,重新修订了《开江中学新星文学社章程》,进一步加强了文学社的内部管理,合理、高效地提高文学社的运作水平;制定《关于在全校师生中常态开展“五个一”文学活动的实施方案》。通过建立“新星文学大讲堂”,举办“新星文学活动节”,设立“新星文学奖”等活动,推动文学社活动的常态化开展。

二、利用校外资源推动文学社发展。在学校百年办学成果展之际,积极联系与文学社有关的社会名士支持文学社发展。文学社第一任社长李明武筹集资金30万支持文学社的工作,解决文学社的后顾之忧;作家何世进专门写信赞扬文学社社员的作品,鼓励他们继续创作;作家田雁宁特意为文学社题词;还有一大批有文学情怀之人在背后默默关注、支持文学社发展,文学社开始杨帆前行,乘风破浪。

三、积极发动学校师生的力量,扩大文学社规模。每年度新学期开展一次文学社的招新工作,在此基础上,从文学社社员中选出名骨干社员,展开了日常的文学社工作。包括活动的组织和宣传、报纸的编辑和审查、文学社工作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结束了以前散漫无序的状态!

四、专家引领,提升文学社社员的创作水平。得益于开江县作家协会和开江县诗词协会的青睐,文学社组织社员利用周末时间参加了多场讲座,受益匪浅。这些讲座包括由开江县作家协会副主席陈自川主讲的《燕青是否来源于现实中的周邦彦》、开江县作家协会主席林佐成主讲的《开江八大才子》、开江县文联副主席武礼建主讲的《文学开花》、开江县诗词协会主席、文学社荣誉顾问廖灿英老师主讲的《国学之经史子集掠影》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2月2日,参加了由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开江县作家协会协办的,由著名散文家、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武立杨主讲的《我们爱文学——文学名家大讲堂》。同时文学社也举办了多场“文学进校园”的讲座。开江县作家协会主席林佐成、副主席陈自川、刘春凤分别带来《我与邵明的故事》、《散文写作点滴谈》《散文写作中的君子文化》等讲座。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北京文学奖、李杜诗歌奖得主、杜甫诗传《秋风破》作者彭志强做了《如何从杜甫诗歌汲取创作灵源》的讲座。通过这些讲座,文学社社员拓宽了自己的知识面,丰富了自己的课余生活,极大地提高了对文学的爱好和兴趣,也提高了自己的写作水平!


开江中学新星文学社先后出版的书籍.png    


社员佳作:

信仰

——献给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2018级  邓芋均

 

能用多少次彷徨,换多少次荧光

一艘南湖小船,碧波荡漾

迎着艰难险滩,冲破滔天巨浪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巍巍巨轮荷着朝霞,缓缓驶淌

 

能用多少次反抗,换多少次成长

百万雄师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热血儿女筑新巢,雕刻新模样

“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巨轮从睡梦中惊醒,屹立东方

 

能用多少次勇尝,换多少次希望

一个春天,一次谈话,中国大门全面开放

坚持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追寻梦的方向

“羡子年少正得路,有如扶桑初日开”

司晨鸟报晓拂声,世界赞赏

 

能用多少次遮挡,换多少次安康

贫困不能使我们屈服,疾病不能让我们投降

十四亿中国人一起,风雨同舟守四方

“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

人类命运共同体,世间绝唱

 

 

蔷薇之恋

2019  程先辉

 

跫音已响,东风已来,

我看蔷薇花挈挈未开,

似乎在等一场雨来。

 

我在芳菲尽的戏言里,徘徊,

等那人间最美四月天的回信。

我要花神芙罗拉的深情一吻,

期待你某日某夜的静默盛放。

你要月亮的清辉,银河的碎钻;

我愿拿星辰滋养,赠你一方天地。

 

这是我们的秘密:

我给你柳絮纷纷飞,芳草碧连天,

你给我青藤油油绿,花开满笑颜;

我给你煦日一米阳,三分暖,

你给我清浅一缕香,九分甜。

这是专属你的,含蓄又深情的浪漫。

 

最是无奈伤感,春意又阑珊:

即便是满地落红,

也要携香入泥;

即使是只剩枝干,

也要保持带刺的姿态。

朗朗昭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蔷薇仙子,我这样叫你,不止一次,

你匆忙的来了又走,留下了什么?

留下一个仲夏夜的序梦,

欢愉的一曲交响。

你又带走了什么?

原是我不自觉的、掌心的遗憾。

 

濛濛时雨,长风又起,

我以蔷薇为笔,清风作笺,

向你诉说我的思念。

 

沧浪之水

2021级 郁浩然

每当读到《屈原列传》之时,我的脑海中总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浩浩江面,夕阳西斜,汨罗江水之下,一个赤子在安睡。 小叶扁舟之上,渔父敲打着船桨高唱:“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那天,屈原着素衣一身,衣服上挂满了缤纷的繁饰,趿拉着一只鞋子(因为赠与路边的乞讨者一只),头发花白而稀少,腰间的佩剑沾满泥泞,但是眼里跳动着闪电。他静静地走到江边,费了很大的劲才将剑拔出,手持着剑尖用生平仅有的力气刻下《怀沙》。一位渔父趁着江浪变小的势头,将船停靠在汨罗江边,他认出了屈原:“这不是三闾大夫吗?你这是在做什么?”屈原不语。渔父大笑,“世人都说你聪明,怎么到这生死关头如此糊涂。世人都醉了,你不能陪醉一回吗?

这一个画面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怎么能陪醉呢?这一反问也随着画面不断的涌现。

怎么能陪醉呢?

怎么能陪醉呢!

在那个“楚材晋用”的年代,屈原没有“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仕”,他始终忠于楚王,忠于楚国。楚王待他如草芥,他却未视楚王为仇雠。他是一个纯粹的爱国者,他用自己一生的执着告诉我们,在那个礼崩乐坏,瓦釜雷鸣的战国时代,始终有人坚守着心中的理想,从未动摇。屈原的贤君、强国和人生理想,互相交织在一起,成为他上下求索的目标。

屈原将国家的兴亡,自己的理想、信念置于生命之上,即使遭受诽谤和陷害,他也绝不动摇。“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在那个“竞周容以为度”的社会中,屈原就是一只“鸷”,以他独立的人格操守不群于鸟,守住了做人的底线,守住了清白正道。而渔父的哲学则是:世间一切都是可以变通的,人应该与世推移。无论世界如何变,人都能在其中找到与之和谐共存的方式。不得不承认渔父的哲学十分现实,也十分实用。

这两种不同的处世观也带来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屈原在楚国覆灭时自投汨罗江,兑现了他“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的誓言,将高尚刻进了他的墓志铭。文中虽没有交代渔父的结局,但渔父肯定践行着他及大多数士大夫“明世则仕,乱世则隐”的人生哲学。这两种不同的结局也有着两种不同的影响: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人们铭记屈原,歌颂屈原,在几千年的中华文明中屈原活成了一个鲜明的个体,一种独立的品格,他将“正则”与“灵均”的名字镌刻在爱国与文学的第一章。同时,他也以他的特立独行在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中获得了一席之地,把屈原化成了一种精神,一个爱国的符号。而渔父则只是一类人的代表,在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并未留下个人的名号。

总的来说,屈原对自己有着极端的道德要求,他不能忍受自己屈从于世俗。而渔父,则是实用主义的代表,既然改变不了世界,那就按照世界现有的规则,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屈原对渔父的这种意见显然是无法接受的,因为屈原追求的是道德的完美无瑕,而不是个人的利益,甚至不是功业的建立。即使真像渔父所说,可以随波逐流,趁势而起,最后造福了民众,但那依然不是屈原的选择。因为,那样不是已经违背了自己的道德观吗?不是违背了自己的信仰吗?不是使自己不再洁白无瑕了吗?如果芳与泽杂糅,随其流而扬其波,那就不再完美、不再纯净了,对屈原这样有精神洁癖的人来说,又怎能忍受?“伏清白以死直兮”才是他最无悔的选择。

然而,对于屈原的坚守,也有人持渔父一样的意见。因为,从他们现在的价值观出发,在他们看来,世界是发展变化的,没有一成不变的道德。恪守过去的旧道德,认为整个世界背叛了道德,其实又何尝不是自己背叛了整个世界呢。这种看法也确实是不无道理。当然,如果所谓的举世浊浊,只是屈原自己迂腐守旧,只是自己颠倒了黑白,那自然是屈原的不是。然而,事实上当时楚国的环境是:君王昏聩,佞臣当道,法令无度,信而见疑,忠而被谤。一切都是错误的。所以说,屈原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出淤泥而不染,确实艰难异常。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守住自身的洁净,则更能见出人格的伟大。如果说屈原有错,那就在于他自身太过于灼灼,太过于皎洁。

其实,对于屈原和渔父的选择,我无法区分高下,也认为无需分出高下。就如同战争来了,有人慷慨就义、有人保存力量曲线救国。在我看来,这两种作法都是可以的,因为只要心中持守的仁义是真诚的、是非观是清晰的,至于用何种态度去面对、去执行都值得尊重。屈原赴死的壮烈会点燃他人的血性,让我们的精神永葆洁净。渔父所言也智慧颇深,他的话不单是"凡事看开"的乐观豁达,更能让理想主义在现实的践行的中找到心态的平衡点。

纸上数行字,空中几朵云,人间已千年。如今我们纪念屈原,更多的应是纪念他的爱国精神,纪念他所代表的中华民族伟大精神中的可贵的一面,纪念他所代表的民族的浩然气节。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亡。

沧浪之水穿越千年仍浩荡不息,清兮,可濯吾缨。浊兮,可濯吾足。

 

2019级 刘兰芳

 

  "抬头,往上望!"

  "为什么?"

  "那托着阳光,寄托着希望。"

启程

  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的空隙,透过星雾,一缕缕浸满了校园。笃学路,思源路及各栋教学楼都镀上了轻纱布料的金色外衣。朦胧中彰显真实,真实中透露朦胧,似近似远,亦真亦假,勿得勿失。阳光透过常春藤,经过窗户形成斑驳的光影,老师的身影在其中来回走动,忽明忽暗。被霪雨和青苔舔成岱色的楼顶,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篮球场上男孩子们来回奔跑,接球传球,历经一场夜雨后形成的小水洼,他们挥洒汗水的模样和阳光交织在一起。这就是青春,是活力,是梦启程的地方。

路途

  下课铃一响,提前收拾好书包的同学,从四面八方撒开脚丫子奔向校门口。昨晚一场雨,走在小广场好似脚底摸了油,只得慢悠悠前行。怕一个不小心,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出校的队伍缓缓前进,到升旗台旁,抬头一望,国旗随风摇曳,和着阳光,略感刺眼。出了校门,映着法院的天空,被太阳炙得发自。一瞬间,压抑的心情和苦闷烟消云散,颇有大雨后再见彩虹般心境。坐在可行闺蜜的后座上,一路啍着小曲儿,讲着笑话。时而她故意骑过低于路面的井盖,一个蛇形走位,人都晃傻,边笑边报复她。她的背没能挡住太阳的热情,阳光撒在脸上,暖暖地。

归处

  打开房门,眼眸微抬,映入眼帘的是经防盗窗细致裁剪后打在窗帘上的阳光,集于一角,一方天地之境。随着时间的流逝,太阳摔了一跤,跌落在了地平线上方,绽放最后的光彩,形成绝美夕阳,似一团团火焰在云层中燃烧。远处因修房子而搭建的高塔,用手机相机定格那瞬,夕阳将它染成了蓝墨色,与背景相呼应。

  抬头,往上望!那儿托着阳光,寄着希望,是你的,也是我的。


英雄

高2020级  文灿


梧桐

南京有棵梧桐树,在南大街正中心。梧桐高大挺拔,茂盛的枝丫铺展开来,遮天蔽日,犹如一柄巨伞。

身在南京的人都知道这棵梧桐树。当年,这棵老梧桐在山洪暴发时,凭着挺拔的身躯,护佑了这一方百姓。 口口相传中,这梧桐便多了几分神奇。

后来,国内战乱,这里封了城,禁了户,留下来的人都出不去,绝望中,不少人寻了短见。这时,有人想到了那棵梧桐。说来也怪,那年的梧桐长得格外茂盛,蓬蓬勃勃的枝丫遮蔽了半条街。于是,城里人便把一些妇孺老幼送到树上。这些待在树上的人,躲过了种种搜查,在饥一顿饱一顿中,总算活了下来。    

后来,南京沦陷,梧桐树也在炮火声中倒下了。


征兵

战乱又开始了,军队又在征兵。新来的指挥官,听说脾气躁得很。他放出话,若再没有人自愿报名,便像以前抓壮丁一样四处抓,抓来了练,然后做他的兵。国家危亡之际,没人在前面顶着,大家都得死。

母亲听到消息,心里暗暗着急,她只有一个儿子,只有一个一心想当兵的儿子。

按理,做母亲的不该拦着自己的儿子去实现梦想,可她做不到,她想晚年之际,有儿子膝下承欢。不错,她是自私的。

她是从闺阁里嫁出来的女人,裹足、女戒,她都经历过,一个妇道人家,哪有什么大爱再去献给家国呢?

就在儿子跃跃欲试去参军的那天,母亲拦住了他,她固执的不让儿子走,甚至以死相逼。她说:“我可以吃糠咽菜,实在活不下去,猪食我都可以讨来吃!”

儿子愣住了,停下了与母亲的拉扯,行李从他手中脱落,双臂无力地垂下,眼泪在眼眶里打着漩。母亲以为儿子想通了,正欲扶着他的肩膀拉他回去,可儿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她跟前,“妈,我想成为你的骄傲。等有一天,我们胜利了,您会看到一身戎装的我,到那时,你一定会为我骄傲的。”

“妈,我走了。”儿子顿了顿,站起身向母亲深深一鞠躬,转身走了。


战场

战场上,到处是断臂残肢,战士们的血蜿蜒在沙土上,凝成黑紫色,让人触目惊心。

没有人前去收尸,因为少一个人,就会少一分胜利的希望。那些还活着的士兵握住枪,在死人堆里翻滚着调整位置射击,尽管他们身下是曾经一起拼过酒博过命的战友。

身为儿子的营长,眼见着手下的兵士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他的心在滴血。

局势越来越危急,就在一个受伤的兵士匍匐着向他靠近,他一声怒喝:“我要的士兵,要在我倒下之后,踏着我的尸骨继续前行!”

儿子牺牲了,剩下的兵士,疯了似的向敌人还击。他们胜利了

一个夏日的清晨,一位年迈的老太婆,蹒跚着来到烈士陵园,她在儿子的墓碑前,放下儿子生前最爱吃的肘子,目光呆呆地望着墓碑上儿子年轻英俊的照片,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


 

2020级  杜可萌

 

百草递暄风。

电视机荧屏上,自太平洋沿岸而来的寒流大张旗鼓地追赶起南下的鱼群,字正腔圆的解说词顺着大开的湖蓝色玻璃窗子戳出狭矮的小厅,尽数播给了绿泥小筑篱墙下开得璀璨的长寿花。

此时季冬已经收掇好房檐上斑斑点点的白霜预备离开,柔媚的时光立在小院的门槛上探出头——它在等今日的时针走向零点。

院中的住户们也在等,他们可比迟迟不明媚的春光急性得多。红嫣嫣的爆竹将将放过,新崭崭的楹联刚刚贴起,冬末的太阳像极一颗浑圆饱满的液态蛋黄,温温润润地在人头顶上挂起,氤氲的大气灌满了冬季没来得及带走的清凉。

这样早的时候,关掉适才才烧过午饭的灶火和油烟机、旋即打开冰箱门的家庭却不在少数。这毋庸置疑是这一年的最后一餐,主妇们终于有时间和兴致挥戈在“煮妇”们的三尺案台。于是闪亮的油星子在黢黑的锅底炸开,勾了芡的细嫩豆腐梭入热油,“呲啦呲啦”煎得金黄。沸水焯过的豌豆尖儿翠得发亮,在锡锅里同柔软粗砺的酥肉滚到一处,“咕嘟咕嘟”煮成琉璃一样的汤。肥瘦匀称的五花肉排着队盖上剁得细碎的咸菜,和裹着灿黄小米的排骨一齐端上蒸笼,再次揭屉盖便是令人食指大动的绝顶美味……

落日坠下天穹,悄悄遁入绒黄色的鳞鳞云层,留下绚烂的晚霞独自搁浅西天。年夜饭。温暖的室内笑语盈盈,炽热的灯光将窗玻璃漂成浅蓝,窗纱上映着屋里人举杯敬酒的稀薄身影。酒足饭饱茶余后,小院里的人们纷纷端出长凳在院落里坐谈柴米油盐生活琐事。孩子们也在暮色来临的院坝中、家门前咯咯地笑闹成一片。大一点的少年们,拼着被家长叱骂的危险,也要在庭院中燃起橙黄橘绿的焰火。

六岁的囝囝看着爷爷手机屏幕上跳动闪烁的数字大声笑叫:“爷爷爷爷!你快看,要过年了!”上了年纪的老人浑浊的双眼也深邃明亮起来,忘记了守岁的疲惫缓缓开口,眉宇透露一分喜意:“是啊,春天就要来了。”“爷爷你骗人!”话音刚落,囝囝不满地嚷嚷起来,“我们老师说过,这时候已经‘立过春’了!”“不。”一向慈爱的爷爷第一次没顺着囝囝,苍老的手抚上小孙子的发顶,正色笃定道:“不是的,春天还没到呢。阳历的1月1日,不是中国的春天。”囝囝懵懂地仰起脸,看到爷爷望向窗外的渺远目光。这时盘踞了三个月之久的冬天终于抬起脚踵离开,引来涛涛风声,吹散了野菖蒲的穗,也刮掉了院子墙角张贴的印着圣诞树和英文字母的传单。

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在一切都偃旗息鼓的此刻,一簇烟花伴随一阵青烟尖利地冲破这一夜的雾霭,直直窜上云天,而后急急炸开,像军事纪录片里以一当十的霰弹。这天地间的一抹颜色,火红得心惊!但紧接着,它倏然降下,正如它到来时一般打得人措手不及。夜越来越深,仿佛最后的虫噪人声都跟着那颜色湮灭了。然而所有目睹这红光的人们都心照不宣:这不是结束,这是开始。还有无数鲜活的日日夜夜似洒落黑毯的碎钻,静静等待人群前去捡拾。怀揣这样的理想,小院的住户们沉醉于黑甜的梦乡。

爆竹声中一岁除,又一个明亮的世界朝我们步来。

这世界,谓之鲜活。

    <sup id='ATouvo'><nobr></nobr></sup>
    <comment id='HbkR'><b></b></comment><xmp id='rlP'><optgroup></optgroup></xmp><b id='VwRjlf'><caption></caption></b><l id='gxBE'><ins></ins></l>
      <cite id='If'><b></b></cite>
        <label id='sQXWUfk'><del></del></label>
        <samp></samp>
        <del></del>
        <base id='GCNt'><kbd></kbd></base><strike id='vVvelu'><sub></sub></strike><legend id='vQjPOwLp'><dfn></dfn></legend>